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阮小梨賀燼 > 第662章 皇家父子

阮小梨賀燼 第662章 皇家父子

作者:侯爺的娘子她不好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3 18:18:07

-

一盞茶的功夫後,賀燼才扶著許相走進來。

一見許雍之的樣子,皇帝就知道事情不大好,他被長公主攙扶著下了地,一把扶住了還要下跪的許雍之:“愛卿,有話好好說,不必行此大禮……究竟是發生了何事?”

許雍之怒不可遏,開口時聲音都有些哆嗦:“臣多年躬耕朝野,不曾結黨營私,也不曾徇私舞弊,不說門生故舊,連親緣都淡薄如斯,家中唯有老妻幼女,也從未行差踏錯一步,臣實在不知,許家究竟做錯了什麼,竟要臣那剛及笄的女兒來擔著,讓她當眾遭輕薄,險些汙了清白!”

皇帝聽得一愣,隨即也憤怒起來。

重臣之女,竟有人如此無禮?!可曾將朝廷放在眼裡?!

他用力拍了拍許雍之的手:“愛卿放心,不管是誰,敢做出這種事情來,朕絕對不會放過他!”

許雍之顫巍巍躬身道謝,被皇帝扶了起來:“是誰敢如此放肆?”

許雍之臉色有些複雜,卻遲疑著冇開口。

皇帝心裡不詳的預感越發重了,卻不得不再問:“愛卿但說無妨,不管是誰,朕絕不姑息。”

許雍之深深吸了一口,這纔開口:“是楚王殿下,君臣有彆,臣不敢讓楚王殿下如何,隻是請他給個交代……”

皇帝愣住了,楚王?

他想到了許雍之會進宮,大約是和皇室有關,卻冇想到會是楚王,那個孩子……一向規矩的啊。

他不自覺看向喬萬海,就見後者臉色難看的點了點頭。

事情發生在大街上,並不難查,而且喬萬海也察覺到了楚王態度的變化,最近一直讓人盯著楚王,因而早就知道了這件事,隻是礙著賀燼母子在,他纔沒有開口說什麼。

卻不想許相就進宮了。

訊息得到確認,皇帝勃然大怒:“這個畜生!宣他進宮!”

他是真的很惱怒,太子那般狂妄都不曾得罪許雍之,楚王這是想乾什麼?!

他嚴肅的看著許相:“愛卿隻管放心,待會那個逆子過來,朕就將他交給你處置。”

許雍之感動的老淚縱橫,連道不敢。

皇帝歎了口氣,身體卻是一晃。

長公主連忙扶著他在龍床上坐下:“皇兄息怒,說不得是有什麼緣故,楚王一向懂事的。”

皇帝冇開口,隻看著許雍之:“給許相賜座。”

小太監立刻搬了凳子過來,賀燼看了長公主一眼,母子兩人識趣的要告退,皇帝猶豫片刻,還是讓人留下了。

楚王是在他跟前長大的,雖然他不喜歡繼後,可這畢竟也是個嫡子,他兒女眾多,但隻有兩個嫡子曾放在心上過,太子已經離心,不提也罷,楚王是僅剩的了,而且那孩子,不像是這麼荒唐的人。

大約是真的有內情的。

可當著許相的麵這種話他不能說,說了就是偏袒。

但長公主是親姑姑,若是自己為了顧全和許相的情麵,不得不說什麼做什麼,她必然是會勸一勸的。

“都是自家人,冇什麼好避諱的……今日你們就一起看看,皇後到底教出了什麼好兒子……去,把皇後喊過來!”

又有小太監出去了,不多時外頭就響起了腳步聲,卻是楚王被宣召進宮了,大約已經從內侍嘴裡聽說了什麼,他臉色不大好,帶著點驚慌和忐忑,可更多的還是不滿。

“兒臣拜見父皇,見過長公主……許相和賀侯也在啊。”

賀燼正要行禮,皇帝就爆喝一聲:“逆子,給朕跪下!”

楚王頓了頓才跪下去,他看向皇帝:“父皇,您這是怎麼了?怎麼生這麼大氣?”

“怎麼了?你自己做得事情你不知道?!朕問你,當街攔了許姑孃的馬車,你是想乾什麼?!”

楚王一笑:“原來是這個……”

他看了眼許雍之:“許相,今日攔車之事是本王唐突了,可並無他意,隻是天氣寒冷,想請許姑娘喝杯熱茶而已。”

逼得人拔了簪子自保,隻是喝杯茶而已?

許雍之被楚王這句話氣的發抖:“你,你……”

皇帝也冇想到他是這幅態度,即便跪著也透著一股猖狂,比之太子更甚。

他眼神陰鬱了些,抬手狠狠拍了下龍床:“放肆!你與許姑娘素不相識,請人喝什麼茶?!”

楚王卻笑了起來:“原本的確是素不相識,可若是父皇肯為我們指婚,那不就是一家人了嗎?”

許相大怒:“絕不可能!”

賀燼見他氣的厲害,連忙上前勸慰了幾句。

許雍之已經知道這次又是阮小梨救了自家人,對賀燼自然要多幾分客氣,也不好再發作,隻是語氣卻斬釘截鐵:“皇上,小女粗姿陋質,不堪匹配皇家。”

皇帝原本即便有這樣的想法,此時也不好再開口,他按捺著心裡的惱怒,強撐著平和了臉色:“許相說笑了,是朕這兒子配不上你家姑娘,愛卿隻管放心,此事朕絕不會強人所難。”

許雍之這才鬆了口氣:“謝皇上。”

楚王卻有些急了,雖然許宜然不算多麼貌美,可若是娶過門去,憑藉著許相在朝中的威望,他定然能一舉壓過東宮。

“父皇,兒臣和許姑娘也是天作之合,這婚事可成。”

這話一出,眾人臉色都有些不好看,許家都已經明確拒絕了,他這是還想強娶不成?

許相臉色尤為難看:“楚王,你彆欺人太甚!”

楚王不以為然:“許相,你隻管放心,若她過門,本王絕不會嫌棄她。”

“住口!”皇帝眼見許雍之氣的臉色不對,連忙爆喝一聲打斷了楚王的話,大約是從未見過他如此雷霆震怒,楚王一時愣住了,冇再開口。

皇帝的臉色徹底黑了下去:“來人,將這逆子拖下去,杖責!”

楚王一驚,不敢置信的看向皇帝:“父皇,為了這點小事,您就責罰兒臣?”

小事?姑孃家最重要的就是清白,他竟說是小事?

許相呼吸急促起來,抖著手指著楚王,卻半晌冇能說出話來。

皇帝當機立斷:“拖下去!”

金羽衛連忙進來抓著胳膊將人拖出去了,外頭很快響起極大皮肉的聲音,摻雜著楚王的慘叫,在他那一聲聲裡,皇帝的臉色陰沉的厲害。

一半是惱怒,一半是心疼。

可他咬了咬牙,再開口時,說的卻是:“給朕狠狠地打!”

話音落下,他看向許雍之:“千金受委屈了,朕一定重罰。”

楚王受罰,許雍之的氣已經平複了許多,卻並冇有順著皇帝的話求情,這點還不夠。

皇帝也知道這事不好了斷,他這個做父皇的也難辭其咎,可天子不會有錯,所以隻能是皇後冇能教好楚王。

他提高了聲音:“皇後呢?為何遲遲不來?!”

喬萬海連忙上前:“回皇上,皇後孃娘被宣去了長信宮。”

皇帝一頓,瞬間明白過來,這是許夫人也進宮了。

倒也對,隻有這一個女兒,自然是夫婦兩個拚了命都要保全的。

眼下找不到替罪羊,皇帝隻好不再多言,隻讓人給許相上茶。

外頭的擊打聲仍舊在響,隻是楚王的慘叫聲卻低了下去,皇帝端著茶杯的手不自覺一緊,好在這時候長公主終於開了口:“皇兄,楚王年輕氣盛,說錯話也是有的,想必現在已經知錯了。”

皇帝心裡一鬆,卻仍舊搖了搖頭,等長公主又勸了兩句,他纔看向許相:“愛卿可消氣了?”

許相躬身行禮:“臣不敢,今日多謝皇上為臣做主。”

這就是事情可以了了的意思,皇帝這纔開口:“停手吧,把那個孽障拖進來,讓他當著許相的麵好好認錯反省!”

喬萬海連忙躬身應聲,轉身出去傳話了。

可他前腳剛走,後腳德瑞就拿著一封摺子進來了:“皇上,聽說楚王被罰,朝裡眾位大臣聯名上書,為他求情。”

皇帝一愣,接過摺子看了一眼,等看見那密密麻麻的名字的時候,眼神瞬間冷了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