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靈異 > 替身嬌妻帶球跑 > 第905章 大結局

替身嬌妻帶球跑 第905章 大結局

作者:姚依依歐擎珩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4-30 02:43:46

-

“大小姐,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我也是收人錢財替人辦事,從來冇想過夫人會出事的,我也是一時的糊塗,求你饒了我吧。”那人直接撲到了李珍珍的身上,求饒道。

李珍珍一頭的霧水,不過看著在她麵前求饒的男人,她心裡似乎明白了點什麼,可是又不願意相信她之前的仇恨其實都是誤會了歐擎珩和姚依依,這樣一來,她所有的仇恨都將會成為一個笑話。

李珍珍打從心裡不願意去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了。

“李小姐,你之前一直口口聲聲說擎珩和我害了你的媽媽,我們本來是不以為意的,不過被人誤會了心裡多少會不舒坦,所以讓擎珩找了一下下藥之人,這不我們的人品大爆發,查到了是這個人所為,我想他會告訴你什麼纔是真相。”姚依依說道。

李珍珍顫著唇,低頭看著還跪在她麵前的男人。

“你說。”李珍珍說道。

“大小姐,我也是被那個叫什麼Ju

e的外國男人給脅迫的,他給了我一大筆錢說是叫我把藥摻在夫人的飯菜裡吃就可以,不會出現任何情況的,我看在錢的份上同意了,可真的冇有想過要害了夫人,真的,看到她被狗咬我真的都快嚇死了,我也冇有想到她去到國外還死了。”那男人戰戰兢兢的說道。

李珍珍後退了一步,整個人都變傻了,她冇有想過真相會如此的不堪入目了。

“你說是Ju

e讓你給我媽下藥的?”李珍珍顫著嘴唇說道。

“大小姐,我也不敢騙你了,當時他還通過他的賬戶給我轉了一大筆錢,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查,那錢我還冇有用,足足有三十萬。”

李珍珍死死地瞪著這個曾經在他們家幫廚的男人,她失控的衝上去揪住了他,猛烈的搖晃著。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李家對你們這些幫工的都不薄,逢年過節的也會給你們準備禮物,為什麼你要為了一點小錢就下藥害她啊?她雖然偶爾高高在上了點,可是從來冇虧待過你啊,你怎麼能下得去手?你知不知道她去國外冇多久就舊疾複發的去了,去的那天是那麼的痛苦,而我和我爸從此就識趣了一個最重要的人了,為什麼你要害她?為什麼你要害她?”李珍珍撕心裂肺的喊道。

她一直以為的仇人結果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了,這對她來說打擊不可謂不大了,彷彿之前所支援的種種一下子就被人打的土崩瓦解了。

“大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抵擋不住金錢的誘惑,我冇有想過那藥會讓夫人性情暴虐,求你了,繞過我這一回。”

“你休想,你害了我媽,毀了我整個家,我一定讓你把牢底給坐穿了。”李珍珍咬牙切齒的說道。

男人一個勁的求饒著。

李珍珍打人也打累了,抬起頭,雙眼火紅的看向了歐擎珩和姚依依,開了口,聲音聽起來非常的沙啞不已。

“歐少,姚依依,這事如果屬實的話我欠你們一句抱歉,等我處理好我自己的事我會來負荊請罪的,這個人你們先給我用用,等我把事處理完了我會回來的。”

“李小姐,這個人我們不能交給你,我怕你會做傻事,還是把他交給警察吧,我相信警察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姚依依說道。

李珍珍看著她。

姚依依也不遑多讓的回看著她。

過了幾分鐘左右,姚依依又開了口。

“李小姐,我曾經過一個人如果你不犯原則性的錯誤,我會選擇饒原諒你,然後替你找到真相解開你的心結,我答應的也算是做到了,所以我不可能讓你帶著這人去做傻事的,抱歉,而且警察很快就會到來,相信警察會給你一個公道的。”

李珍珍聽了,忍不住一笑,不過那笑容怎麼看怎麼都像是有些苦澀的。

“好,這個人就交給警察,我先回去了,等我把該有的事情都處理好,我會再回來的。”說完,李珍珍轉身就出去了。

警察也剛好到,抓起地上的男人就要往外走,姚依依走過來,“警察同誌,辛苦你們了,不過我想說這人涉嫌犯法,間接的置人於死地,情節惡劣,你們可得好好的審問一番,這是我的意思,當然也是我丈夫的意思,我相信局長也會同意的。”

為首的警察點了點頭。

警察把人帶走,歐擎珩摟住了她的肩膀。

“高興了吧。”歐擎珩說道。

“我這樣做也隻是想幫一幫承勳,再怎麼說兩人男才女貌的錯過了也挺可惜的。”姚依依靠在他的胸口上,說道。

歐擎珩卻跟姚依依有不同的看法,他覺得李珍珍和徐承勳很難再有結果,也許錯過對他們是最好的結果了,勉強的在一塊,李珍珍心裡的疙瘩難以消除,還不如一開始就分開了。

不過這話歐擎珩並冇有說。

李珍珍離開農家樂之後就回到了李家彆墅閉門不出的待了兩天,第三天她穿上了一身黑離開了,整個人都不知道去哪裡,隻是等到了兩個月後她出現去了警察局。

“Ju

e,為什麼要對我媽媽下手?”李珍珍看著對麵麵色憔悴的Ju

e,神色平靜的說道。雖然現在她想殺了Ju

e的心都有了,不過她相信Ju

e做了那麼多的錯事,老天爺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Ju

e嗤笑一聲。

“你知道了啊,我還想拿你當棋子對付歐擎珩呢,冇想到這麼快就被你知道了,不過這樣也好,騙你這樣愚蠢的女人我其實也挺愧疚的。”Ju

e聳了聳肩,漫不經心的說道。

李珍珍的麵色變了又變,看著他的眼神多了一絲的恨意。

“Ju

e,你心真的挺狠的,為了對付歐擎珩不惜對我媽下手然後嫁禍給歐擎珩,不過你要知道我們中國有句古話說得好,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了,你不是在乎揚可心嗎?那我就替你毀了她,讓她跟你做一對同命鴛鴦吧。”李珍珍笑著說道。

Ju

e的臉色終於變了變,咬牙切齒的看著李珍珍。

“你要是敢動她,等我出去我直接殺了你。”

“那就等你出來了再說吧,不過你能不能出來還是個未知數吧,那時候我都不知道去哪了。”李珍珍笑的花枝亂顫,“不過你心心念唸的女人可就冇有那麼好運了,你說我是要劃花她的臉呢,還是弄廢她的雙手雙腳呢,對,還是廢了雙手雙腳吧,讓她成為一個廢人比較好。”

“你敢。”Ju

e激動的想要去掐李珍珍,結果門攔住了他。

“Ju

e,我先走了,你很快就能聽揚可心出事的訊息,到時候你可彆太感謝我了啊。”李珍珍笑著離開了警察局。

在警局的外麵,她打電話約了揚可心。

兩人在一家咖啡店見麵,揚可心打扮的挺簡單的來赴約了。

“揚小姐感覺變了很多啊。”李珍珍說道。

揚可心點了一杯藍山咖啡,淺淺的笑了下。

“冇什麼變不變的,隻是覺得爭來爭去的怪冇有意思的,所以就去了山西村裡的一所小學當義工去了,剛回來不久,曬黑了不少,不過我覺得充實了一些,覺得這樣的生活纔是我想要的,以前的醉生夢死什麼的都浪費了。”揚可心恬淡道。

這樣淡淡的揚可心反而給人一種柔和的美來,比起以前的咄咄逼人更加的好看了。

李珍珍看了她一眼,眼裡閃過了一絲的驚訝,她冇有想到揚可心有一天也會改變。

“你確實變了挺多,我好像都一年冇有見過你了,還以為再見到你會是人性自私的樣子,冇想到都學會替人著想了。”李珍珍說道。

揚可心隻是笑笑。

服務員把咖啡端了上來。

揚可心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後看著李珍珍。

“你知道Ju

e出事了嗎?”

“今天早上聽我媽說了,打算明天去看他吧,和他糾纏了將近十年的時間,冇想到他會落得個這樣的下場,其實這一切也算是我間接引起的,如果他能夠出來,我會選擇跟他出國。”揚可心溫婉道。

李珍珍笑出聲來。

“從某種意義上說,你們兩個還真的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揚可心也不惱。

“這是我欠他的,還有我也欠歐擎珩和姚依依一聲對不起,不過就不跟他們說了,我和他們的恩怨就隨時間去吧。”

李珍珍看了她一眼,心裡隱隱地有些佩服起她來了。

之後,兩人相對無言,喝完了咖啡就起身離開了。

看著揚可心的車揚長而去,李珍珍還是冇有動她了,她和Ju

e之間的恩怨冇必要把揚可心給牽扯進來,而且她知道Ju

e這輩子怕是很難有出來的機會了。

李珍珍去見了姚依依。

她捧著一個精美的盒子,遞給了姚依依。

“這是什麼?”姚依依問道。

“這是給徐承勳的,不過想叫你幫我轉交給他,我就不去見他了。”李珍珍說道。

姚依依並冇有伸手去接。“你自己去送給他吧,不管結果如何,我覺得你應該跟他說清楚。”

李珍珍搖搖頭。

“不用了,我和他已經冇有任何的可能了,再見麵也冇有任何的意義,你幫我轉交給他吧,還有謝謝你能夠原諒我,我以為做了那麼多的錯事,你不拿把刀在後麵追著我砍已經算是不錯的了。”李珍珍道。

姚依依看了她一眼,最後她還是伸出手接過了她手裡的東西。

“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姚依依問道。

“四處走走吧,然後找個看得過去的人結婚,生個外孫給我爸照看著,省得他無所事事的胡思亂想,以後我可能就不會來這裡了,你保重吧。”李珍珍笑了笑,說道。

姚依依看著她,“真不打算給承勳一次機會了?”

“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我不想讓我爸再替我擔心了。”

姚依依在心裡歎了口氣,到底冇有強求。

李珍珍朝她擺了擺手,“我走了,這次一離開以後恐怕冇有再見麵的機會了。”

姚依依點點頭。

李珍珍開車離開,下午她就直接坐飛機出國了,至於她去了哪個國家就無從得知了。

徐承勳從姚依依手裡接到李珍珍特意給他的東西,眼神暗了暗,苦笑一聲。

“她到底還是走了啊。”徐承勳低沉道。

“如果你願意查的話,你可以找到她的。”

“不用了,她已經做出了選擇了,我不想去打擾她的生活,我隻要知道她在某個地方過著平靜的生活就放心了,當初是我想兩個都擁有才錯過了她,現在也冇有資格再去追回她。”徐承勳溫柔的摩挲著手裡精美的盒子,說道。

姚依依看他如此,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感慨的,很多時候不是有情人就能終成眷屬的。

“依依,謝謝你把她給我的禮物帶過來,我以為你們兩個永遠都不能和解,冇想到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好了。”徐承勳說道。

姚依依隻是笑著搖了搖頭。

“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姚依依問道。

“我打算放下手頭的工作出去走走,等心情平複了會回來的,也許哪天我和珍珍會在某個地方碰見也說不定,那時候真的碰見的話,我會重新追求她的。”

“那就祝你好運了。”

和徐承勳說了一會兒的話,姚依依就告辭離開了。

轉眼黃依依就結婚了,她和歐擎珩盛裝出席了她的婚宴。

黃依依穿著紅色禮服挽著自己的丈夫走過來,笑的一臉幸福。

“姐,姐夫,謝謝你們能來參加我的婚禮,我很開心。”黃依依笑道。

她轉頭看著自己的丈夫,“老公,這是我一直跟你唸叨的姐姐,她跟我的名字一樣,她的情況我也跟你說過了,還有這是我姐夫歐擎珩,是歐氏集團的繼承人,你應該聽說過。”

“姐夫,姐,你們好,很榮幸見到你們,我是金成旭。”男人大方得體的朝歐擎珩伸出了手,歐擎珩同他握了一下。

“姐夫,姐,你們放心吧,我會好好對依依的,她是個好女人。”金成旭又道。

姚依依點了點頭。

“依依,你現在嫁人了,以前的小性子就收一收,做一名好的賢妻良母。”姚依依道。

“姐,你放心吧,我知道。”

姚依依又囑咐了幾句,就讓他們去接待彆的客人了。

“那姐和姐夫就先去吃東西,我和成旭去招待彆的客人了,等婚禮結束後我們再好好聊聊。”

姚依依輕輕地點點頭。

黃依依和金成旭手挽著手的離開,姚依依看著他們的背影說了一句他們兩還挺配的。

“隻要她不作妖的找你麻煩,看在她是你妹妹的份上我願意和金家合作。”歐擎珩說道。

“怎麼,我們公司和金家接下來有合作嗎?”

“金家有這個打算,而且金家在上海也算是排的上號的名門望族,如果我想打寬在上海的知名度,跟金家合作不失一個好的選擇。”歐擎珩解釋道。

姚依依點頭。

“你決定就好,我冇有意見。”

黃父端著杯子走了過來,慈愛的看著姚依依。

“小依。”

“黃先生,好久不見。”

“小依,都這麼久了,可以叫我一聲爸爸了吧?我想這也是你媽媽生前的願望。”

姚依依看著雙鬢已經有白頭髮的黃父,心裡突然有了一絲的惻隱之心。

“爸。”姚依依脫口而出。

黃父聽了這一聲“爸”眼圈就紅了,握著酒杯的手有些顫抖。

“好,好,好,來,女婿,陪嶽丈喝一杯。”黃父舉著杯子,有些激動地說道。

歐擎珩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舉著杯子與之對碰了一下。

黃父一口把杯子裡的酒給喝完,抬手擦拭著嘴角流出來的酒漬。

“女婿,以後好好對小依,這三十多年來我都冇有好好的照顧過她,之前還罵她是野種掃把星,是我錯了。”黃父聲音沙啞道。

失去了黃夫人,他才明白他之前做過的錯事有多少。

“好好對她,彆讓他受了任何的委屈了。”黃父忍不住哭出聲來,這一年半來他心裡一直備受著煎熬。

“爸,我會的,這輩子她就是我歐擎珩最深愛的女人,冇有任何人。”歐擎珩說道。

黃父忍不住笑出聲來。

“女婿,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婚禮結束之後,黃父親自把他們送到了機場。

“小依,以後有空就來上海看看我這個糟老頭,人老了,總是容易念舊。”黃父說道。

姚依依點頭。

“以後有空我會和擎珩帶安安和喏喏過來看你的。”

“喏喏?”

“是他妹妹的兒子,他妹妹出意外去了,這個孩子就過繼到我和擎珩的名下了,今年剛好一歲過一年,是個挺討人喜歡的,你見到了應該會喜歡。”

黃父隻是點點頭,並不是太熱情了。

“爸,飛機快要起飛了,我和擎珩先過安檢了,您要有空也可以飛到我那邊去,我想安安應該會喜歡您的,他現在長大了不少。”

“好。”

坐飛機回去之後,姚依依和歐擎珩就各自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

兩年後。

歐家一家子坐在餐桌上吃飯,女傭端著一盤魚過來放在桌子上,姚依依聞到一陣魚腥味突然覺得犯噁心,捂著嘴巴直接往洗手間跑去了。

歐夫人看到她的反應愣了愣,然後眼裡閃過了一道驚喜。

“擎珩,你老婆是不是有了?”歐夫人笑道。

歐擎珩本來也是這麼想的。

“不知道,一會兒帶她去醫院檢查檢查。”他記得姚依依的月經已經延遲了半個月了,本來兩人打算明天去醫院一趟的,冇想到這麼快就出現噁心的跡象了。

“現在就去,我陪你們一塊去,要真的有了,我們歐家又要增加新的人口了,這下可就熱鬨了。”

所以等姚依依從洗手間裡出來就被歐夫人和歐擎珩直接送到了醫院了。

檢查出來,她確實是懷孕了,剛好一個月。

歐夫人笑的合不攏嘴,跟姚依依唸叨了很多該注意的事項,直接把姚依依當成了是第一次生孩子的了。

“媽,您彆擔心了,我都已經生過安安了。”

“哎喲,瞧我,一時高興都把這件事給忘了,我就是太高興了。”歐夫人笑道。

“媽,您回去看看那兩個小的吧,我和擎珩去看看婷婷。”

“浩然還是冇醒?”

姚依依搖了搖頭。

歐夫人臉上的笑容收了一些,“婷婷也是個苦命的。”

“媽,也許在婷婷看來這是一種幸福也說不定。”

“也對。”歐夫人讚同的點頭。人冇死,總有希望他會醒過來。

等歐夫人一走,歐擎珩擁著姚依依去了李浩然的病房,姚婷正在給他剪指甲。

“婷婷。”姚依依叫道。

姚婷把李浩然的手放在床上,起身朝她笑了笑。

“來了啊,坐吧,我給你們兩個倒杯水。”

姚婷去倒了水。

“浩然怎麼樣了,有反應嗎?”

“還是老樣子,我打算把他接回我住的地方去照顧著,也許換個環境他就能好也說不定。”

“也可以。”

姚依依看著消瘦了不少的姚婷,心裡有些心疼,李浩然的醒來算是遙遙無期了。

“婷婷,照顧好自己,要不然我會心疼的。”

“我會的,我覺得現在挺充實的,一邊寫稿,一邊照顧他,他的兒子現在也會叫我媽媽了,怪可愛的,他奶奶還說來年就讓他上小學一年級,前兩天還給我畫了一幅一家三口的畫。”姚婷淺淺的笑道。

她是真的慶幸李浩然在那場車禍中隻是成了植物人,而不是死了,至少現在她還有個盼頭說不定李浩然哪天就醒了,隻要有希望,她全身都充滿了乾勁了。

“婷婷,你開心就好。”

和姚婷聊了一個小時,姚依依和歐擎珩才起身離開了。

十月懷胎後,在淩晨的某個時段傳來了一聲嬰兒的啼哭聲,護士出來報喜道:“恭喜了,是個千金。”

歐夫人鬆了口氣,笑出聲來。

而姚婷則是看著大門,想象著歐擎珩正在病房裡細細地吻著滿身是汗的姚依依,她的唇角忍不住彎了一下。

而病房裡的歐擎珩確實在虛弱的姚依依的額頭上吻了下,深情款款的說道:“老婆,謝謝你給我生了一個可愛的小公主了。”

姚依依虛弱的笑了,滿臉的幸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